神華國際-探索世界新奇事
你的位置:首頁 > 世界百態 >

夢與鬼交是怎么回事 夢與鬼交是什么意思

2024-02-25 13:20:13神華國際

夢與鬼交是怎么回事 夢與鬼交是什么意思

夢與鬼交是怎么回事 夢與鬼交是什么意思

男女的性夢,以至于一般的夢,有一個最有趣也最關緊要的不同,就是在女子方面,夜間的夢境比較容易在白天的實境里發生一種回想,也就是女子容易將夢中的情景當真,如女子夢到丈夫與某女相好,醒后就會翻來覆去地問丈夫,是否愛上某女。這在男子是極難得的,即使間或發生,影響也是極小。這種反響的發生,初不限于有變態或病態的女子,不過對于神經不健全的女子特別厲害罷了,神經不健全的女子,尤其是歇斯底里癥患者,甚至于可以把夢境當做實境,而不惜賭神罰咒的加以申說,回響到此,是很可以引起嚴重的法理問題的;這種女子可以把睡眠狀態當做吸了蒙汗藥后的麻醉狀態,把夢境中的性的關系當做強奸,因而誣蔑人家。

在古代中醫書中,女子夢交又稱夢與鬼交?!夺t宗金鑒·婦科心法要訣》列有“夢與鬼交”證治?!度f病回春》說:“婦人與鬼交通者,由臟腑虛,神不守舍,故鬼氣得為病也。其狀不欲見人,如有對語,時獨言笑,或時悲泣也?!敝赋雠K腑虛是本病之因。

《本草綱目拾遺·珠蘭》條下說,張篁壬云:“中條山有老道士,教人治狐魅。有一女子為雄狐所崇,教以用珠蘭根搗爛,置床頭,俟狐來交時,涂其莖物上,狐大嗥竄去,次日野外得一死狐。道士云:‘此根狐肉沾之即死,性能毒狐,尤捷效也?!贝硕挝淖?,初看好像荒誕可笑,未必可信,不知其中實有科學的內容可取。用今天的眼光來看,所謂狐魅是一種迷信的說法,但是,如此等幻聽、幻視、妄想的現象,臨床中卻是客觀存在的,治療方藥也確有效果。據早已過世的原江西中醫學院傅再希說,他于1971年在吉安遇上一位石匠之妻,年近四旬,患夢交癥已近20年?;颊咦允?8歲時,一天夜里,夢見一美少年,自稱比她大兩千多歲,因有夙緣,向她求婚。她此時似夢非夢,不敢推辭,遂行婚禮。賓朋滿座,皆不相識,鑼鼓喧天,觥籌交錯,滿房家俱,紅漆燦燦,而他人皆無所見。自后每夜必來,相與繾綣,帶來佳果珍肴,更不必言。翌晨去后,則一切如常。

其父母憂之,為其擇婿,欲藉此以斷其往來。殊知自嫁的那天夜晚開始,其夫即不得近其身,若欲強行..,則撕打怒罵,令人不得安生,白天尚可料理家務,至夜則入魅境,其夫雖在床,亦聽其狎媟聲,不能出一言制止,甚為苦惱,因此精神備受挫傷,竟成陽痿。結婚已近20年,從未生育。聞知江西醫科大學遷來吉安,乃來求醫。初在門診婦科治療,后被收入精神科住院。住院期間,亦是如此,服藥打針,不見效果。

當時傅教授住在精神科樓上,該科護士龔某對傅講了此事,問傅有無辦法?傅說:“文獻中曾有記載,可試治之?!饼從畴S及帶傅教授去病院看望病人。傅觀其容色,面黃肌瘦;候其寸口,三五不調。傅教授私下對護士說,入夜以前,以治她病為名,取珠蘭根塞入患者..,不告知病者以實情,可望治愈。適逢醫院花圃種有珠蘭,護士遂按傅教授所囑,取新鮮珠蘭根洗凈,略為搗碎,用紗布托住而不包緊,以婦科檢查為名,塞置患者..中。次日患者說,是夜夢中男人來時,用鼻子前后嗅了幾遍,怒斥她說:“你聽了壞人的話,想用藥毒死我,我與你緣分已盡?!彼旆奕粡匠?,自后即未再來。近20年難以驅除的怪病,一旦遂絕。其夫陽痿病,服藥亦見好轉,夫妻感情漸復,遠近莫不稱奇。

記得小時候,我聽母親講起,我本家有一個姑姑,夢與鬼交,因為不會侍候,鬼心不爽,每夜打的姑姑驚叫嚎哭,家里人都給驚醒了,起身點燈都圍了過來,本家姑姑依然驚叫鬼在打她。眾人不解,因為傳說中的鬼怕見光,怕見人,現在燈也點了,人也來了,按說有鬼也該逃跑了,怎么還會有鬼打她呢?你若不信,但本家姑姑叫后身上就會顯示出被鬼打的痕跡。后請來一巫婆趕鬼為本家姑姑治病,巫婆為本家姑姑開了一個方子,用男人的破鞋燒灰,拌桐油搽于..。聽母親說,此方還果真有效。在老家常有土郎中用男人的破鞋燒灰治婦科方面的病,比如說治婦女不孕。不過一般是用男人的破鞋燒灰,再煮水去洗,或口服,而此巫婆則以桐油伴之。此方從何而來無從考證。

不過《敬信錄》亦記載有治狐媚方,云:“用梧桐油搽陰處自去,或用珠蘭根搽之?!庇弥樘m根治療夢與鬼交癥,傅教授臨床用過,我信。至于桐油是否有效,聽說巫婆用過,但我至今不敢斷言。

我接待過的夢與鬼交的患者,年齡最小的是13歲。該女子11歲月經初潮,患夢交已半年多,近二月來夢幻紛紜,合目則夢,夢則..,以致長夜不敢入眠,痛苦不堪。伴見經血殷紅量多超前,白帶增多,頭暈目眩,神疲乏力,心煩易怒,口苦需飲,唇紅,舌質紅,邊尖起紅刺,苔黃,脈滑數,小溲黃,大便秘結。據其病情,乃肝陽亢盛,腎間相火妄動,龍雷不潛所致。龍雷之火上潛,腎水不得上濟心火,坎離失既,反被上潛之相火引動心火,形成上下如焚之勢,性欲亢奮,夢與鬼交。故以青春寧神湯治之。方中用知母、黃柏瀉相火;膽草瀉肝火,黃芩、黃蓮瀉心火;重用生地以清血熱調經;以澤瀉清膀胱之熱,再以黃芩,配伍白薇、地骨皮以退虛熱。服藥一劑,當晚已可入睡,余證亦均減輕,五劑藥后,病告痊愈。已過十年,至今未復發。

閱讀排行

隨機文章

網友關注

美女国产诱a惑v在线观看